跨界财经网
您当前的位置:跨界财经网资讯正文

迎峰度夏致煤价上涨大电厂靠长协小电厂无奈躺平

资讯 · 来源:证券日报

  本报记者李春莲

  见习记者贺王娟

  目前正值“迎峰度夏”用电高峰,煤炭供不应求,导致煤价不断上涨,令本已“焦头烂额”的火电企业生存环境更加窘困,深陷“发电越多、亏损越大”的困境。

  电企和煤企这对冤家,历来是“冰火两重天”的生存状态。煤价高企,意味着电企成本提高,日子就不好过;但煤企却可以“躺赢”,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易煤研究院研究员杨洁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盛夏已开启,随着用电高峰的到来,在电力高日耗的背景下,部分地区的电力系统压力增强,有序用电的扩散进一步刺激市场神经,导致煤价冲高。

  “目前煤炭社会库存处于低位,且在‘迎峰度夏’期间,煤炭库存仍将持续下降,这将对煤价上涨提供较强支撑。”国盛证券煤炭行业分析师张津铭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煤炭供不应求

  再现“抢煤”现象

  每到夏季用电高峰,煤炭供不应求的现象频频发生,今年也是如此。

  近期,全国用电负荷和日发电量均突破历史峰值,局部地区高峰时段供需偏紧。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华东、华中、南网三个区域电网和河北南网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广东、陕西、宁夏等12个省级电网最高用电负荷创历史新高。

  受此影响,国家发改委已先后多次投放煤炭供给,但目前仍处于煤炭供应不足的状态。

  “本周在高温影响下,煤炭需求边际快速增加,多省用电负荷创历史新高,使得电厂在去库存的同时释放了一定的刚性采购需求。”杨洁表示,沿海市场整体去库存,提振了市场看涨信心,并再次向上游传导,加上供应增量迟迟未能兑现,本周坑口市场也再次陆续提价。虽然当前市场受到“限价950元/吨”以及“储备煤投放”的一定干扰,但现货价格并未松动,电厂低价招标频频流标。

  中宇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刘进旭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短期来看,虽然坑口产量存在边际增加趋势,但无论是从释放量级还是释放时间来看,7月份和8月份环比15%左右的日耗增产量都不能算是供求好转,加上当前各环节的低库存状况,煤炭价格受旺季支撑的力度仍较强。

  国盛证券煤炭行业分析师张津铭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受经济形势向好以及高温天气影响,上半年全国用电量同比增长16.2%,外加水电出力不足,导致全国用煤需求大幅攀升。

  除了国内煤炭供应不足,相比往年进口煤可在一定程度上补给国内市场,今年的情况却并不给力。随着全球疫情逐步控制,国际市场的煤炭需求也不断增加,供求紧张程度升级,内外价差并不明显,部分时期甚至出现内外价格倒挂的情况。

  刘进旭还表示,今年全球范围内的高温天气导致全球煤炭需求都在增加,甚至出现“抢煤”现象,国际市场主要煤炭供应国都面临供应偏紧的问题,今年的煤炭供应紧张局面是全球性的。

  “下半年煤炭供应仍会紧张,但较上半年或稍有缓解。”张津铭分析认为。

  火电厂“躺平”

  发电越多亏损越多

  “煤炭价格太高,火电厂用高价煤发电会亏损严重,只能‘躺平’。”刘进旭对记者表示,今年5月、6月应该是电厂集中补库的窗口期,但电厂一直没有明显的采购动作。即使到了7月份,处于“迎峰度夏”初期阶段,电厂仍是主拉长协煤以及采购价格比较合适的进口煤,对市场煤的情绪始终比较冷淡。

  刘进旭还称,原来煤价在550元/吨左右震荡,各个环节都能有利润;现在煤价直接翻倍到1000多元/吨,电厂肯定接受不了。现在电厂就是在亏钱发电,不“躺平”也没更好的办法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对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后发现,截至7月21日,已有10家电企预计上半年业绩亏损。其中,华电能源预计2021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5.5亿元。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,公司在公告中称,一是本期因煤价持续上涨,燃料成本同比大幅攀升;二是公司参股单位本期利润下降,影响公司投资收益同比下降;三是发电量同比降低。

  京能电力预计上半年亏损3亿元,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8.37亿元。公司将业绩预亏归因为:煤炭成本同比、环比大幅上涨,影响公司利润同比下降。

  金山股份、豫能控股等上市公司也提到,上半年业绩亏损,主要是由于煤价同比大幅攀升。

  “大电厂的库存相对乐观,比较困难的是那些小电厂。小电厂既没有能力跟外矿谈进口煤价格,能拉的长协煤也不多。”刘进旭介绍称,更加不容乐观的是,电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面临高煤价的境况。

  过去几年,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深入,煤炭整体供给一直在减少。信达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,“十三五”期间,在“保供应”政策导向下,核增、核准产能释放在2019年达峰,2020年开始明显收敛,晋、陕、蒙、新以外的省区资源枯竭和产能退出加速,全国煤炭产量增量将在2021年继续趋势性收窄。大型煤炭集团受制于财务负担和“双碳”目标下的转型诉求,新建煤矿的意愿和能力明显收敛,未来供给端增量呈边际收缩态势。

  近期,晋能控股集团将“十四五”期末煤炭产量目标由6亿吨调整为5亿吨,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信达证券研报的判断。

  张津铭表示,在“双碳”目标下,未来煤炭消费量下滑是确定的,考虑到煤矿3-5年的建设周期以及较高建设成本,煤企普遍对新建煤矿持保守态度,主要以现有产能核增为主。所以,本轮煤价虽然已经大幅上涨,但行业资本的开支并未跟上,这将导致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国内煤价都将维持在较高水平。

  煤企普遍“躺赢”

  逾七成上半年净利大增

  煤价持续上涨,虽然电企日子颇为艰难,煤企却大大受益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对同花顺iFinD数据梳理后发现,截至7月21日,已有17家上市煤企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,逾七成煤企净利润大增。其中,美锦能源上半年实现净利润同比预增超16倍。这17家上市煤企中,仅ST平能、ST大洲两家煤企净利润为负。另外,蓝焰控股的净利润增长不及上年同期。

  上市煤企披露的公告信息显示,煤炭价格上涨、市场需求旺盛是今年上半年煤企净利润普遍增长的主因。

  对于报告期内业绩大涨的原因,排名净利润增速榜首的美锦能源表示,主要受益于煤炭、焦炭价格高位运行,以及公司年产385万吨的华盛化工项目中的焦炭项目已全部投产,主要产品产量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。公司预计2021上半年净利润预增11亿元至15亿元,同比将增长1617.52%-2242.07%。

  同样受益于动力煤价格的上涨,主营业务产品为动力煤的郑州煤电,二季度净利润实现扭亏转盈,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08亿元。

  看懂研究院研究员董晓宇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上半年我国煤企业绩普遍大幅增长,主要是因为煤炭价格上涨。煤企盈利迅速扩大的同时,也出现了结构性分化,ST板块的能源企业表现并不尽如人意。”

  据目前已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的煤炭企业来看,仅ST平能、ST大洲的净利润亏损在继续扩大。ST平能预计亏损2.4亿元至2.1亿元;ST大洲预计亏损0.7亿元至0.55亿元。

  对于上半年业绩继续增亏的原因,ST平能表示,一是人工成本较去年同期增加7420万元;二是信用减值损失较去年同期增加1261万元;三是本期确认的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收益较去年同期减少4670万元。ST大洲则表示,受煤层赋存条件变化及内蒙古当地能耗双控、内蒙古牙克石五九煤炭公司产销下降等因素影响。

 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宾预计,今年下半年,我国煤炭市场整体将延续上半年的基本态势,局部地区可能会出现短期电煤吃紧的情况,但市场价格出现大波动的可能性不大。这意味着,煤炭企业下半年仍能继续享受煤炭价格上涨的红利。

责任编辑:李墨轩

原标题:迎峰度夏致煤价上涨大电厂靠长协小电厂无奈躺平